贵宾登录

《这就是街舞2》开分97领跑网综 破“综二代”滑坡怪圈

日期: 2019-05-29 15:49

  近日,《这就是街舞》第二季频上热搜,线天前,优酷、灿星联合出品的这档节目强势开局,“炸翻”网友,弹幕上好评如潮:“神仙打架”、时长良心、全程无尿点……

  上线小时后,节目的豆瓣开分9.6,一度攀至9.7,创下国内原创综艺最高分。截至目前,超过25000名网友参与评分,两集播出后的评分依旧高达9.5,可谓是口碑与收视齐飞的国内第一网综。

  要知道,第一季节目的评分达8.6,由5万多名网友给出。它也成为优酷“这就是”系列的开创者和领军者。作为“综二代”,《这就是街舞》第二季不仅为自己正名,也一举打破了“综N代不如”的行业怪圈。

  《这就是街舞》第二季的赛制进行了全方位的加减法——无关街舞的,减!海选取消了待定,只有晋级或淘汰。易烊千玺变得更果断,罗志祥一上来就采用分舞种考核的战术,韩庚则吸取上一季的教训,加强了对编舞师的遴选。

  相比三位老队长,初来乍到的吴建豪撕去“美作”的标签,放话“他们都是会跳舞的明星,我就是一个舞者。”他在美国长大,从小受到街舞文化的渲染,自F4单飞后,几乎所有的MV他都亲自编排舞蹈,常会邀请大咖搭档。

  从“队长大秀”到“广场battle”,他用硬核的舞者实力征服队员。作为队长,他目光坚定、无所畏惧。做决定的时候,“可以闭嘴吗”“我需要他需要问你嘛”的冷酷发问,气场破屏而出。

  在赛制上,节目加大了戏剧和挑战。发给4位队长共95条毛巾,另外5条必须通过“街头争霸”解锁。400进100的海选现场已然变成了强心脏者的战场。

  开局一把“屠龙刀”。街舞圈的南牙(阿牙)、北冯(冯正)、中石头组成“吹拉弹唱”组合,一出哑剧玩得溜,台下选手心服口服,弹幕上“百岁男团、原地出道”的呼声不断。

  2010年,Locking舞者阿牙和冰冰在JD(Juste Debout)上为中国摘得首个世界冠军,这项比赛被称为街舞界的奥运会。冯正去年获《热血街舞团》年度总冠军,是中国第一街舞团体——舞佳舞的“五虎上将”之一,齐名的有黄景行、杨文昊、林梦和高博,他们代表了中国街舞的一个时代与中国Popping的最高水平。

  高博也参赛了。作为中国街舞圈里第一个(可能也是唯一一个)开的人,他把时间、精力和手里的钱都给了KOD(Keep On Dancing)。他创办的KOD是亚洲最大的国际级街舞赛事,代表了中国最高水平并且是唯一与世界接轨的街舞比赛。这个“让中国街舞的发展快了整整十年”的“上古神兽”回到了赛场,成了吴建豪队伍里的军师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海选百强中有11人来自CASTER舞团。中国Hiphop舞团X crew也来了不少人,中国最强Bboy团队STO的几个舞者更是炸翻全场。

  “行走的Urban Dance教科书”Franklin余衍林,“世界腰王”中国女婿金小根,国内首个且最强Finger Tut团Mr.Finger创始人三儿李健,拿拿到手软的Waacking大神AC雷曦……热情、投入的舞姿和极强的个人魅力,让人直呼想学街舞。

  在网友汇总的已播出晋级名单里,许多选手都是“冠军”傍身,打脸此前“节目选手枯竭”的说法。

  不得不提的是,优秀的节目与专业的幕后工作人员密不可分。在battle战中出现的MC 廖搏,在选手准备期间,见缝插针地起哄裁判跳舞热场,控场能力满分。他介绍起各路选手精准而有趣,“阿K,台上battle King,台下公主命”,“小海,可能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最会跳舞的胖子”……

  廖搏口中“DJ Alone,drop the beat”的Alone就是幕后黑胶搓盘手李玉龙,作为国内最擅长“喂歌”的DJ,他成功地让那些经典的老歌重新被大众听到,也会在最合适的时间放出最合适的音乐。上一季《好汉歌》犹闻在耳,这一季有抖音神曲“爱的魔力转圈圈”《触电》。

  在易烊千玺和罗志祥战队第二轮battle中,李玉龙放出了《On My Own》。这种鼓点细碎多变、密集紧凑的歌被舞者认为是“炫技炸曲”,基本就是天上飘来五个字“我要炫技了”。战队双方也接到了DJ的梗,舞技比拼进入了白热化阶段。

  这两位国内街舞圈的MC和DJ,其实也是高水平的舞者。八年前,廖搏跳了一首《我怀念的》,跳哭了一大片人,2017年,即兴表演了一曲《苦行僧》,赢得阵阵掌声。而在去年的一场赛事上,李玉龙突然被MC廖搏叫到台上,style了一曲《千年等一回》,“大咖”杨文昊、韩宇、胡浩亮等上台捧场。

  可以说,这是一群像廖搏和李玉龙一样的专业人员,把镜头专注于街舞,打造出了有口皆碑的《这就是街舞》第二季。

  近日,《这就是街舞》第二季频上热搜,线天前,优酷、灿星联合出品的这档节目强势开局,“炸翻”网友,弹幕上好评如潮:“神仙打架”、时长良心、全程无尿点……

  上线小时后,节目的豆瓣开分9.6,一度攀至9.7,创下国内原创综艺最高分。截至目前,超过25000名网友参与评分,两集播出后的评分依旧高达9.5,可谓是口碑与收视齐飞的国内第一网综。

  要知道,第一季节目的评分达8.6,由5万多名网友给出。它也成为优酷“这就是”系列的开创者和领军者。作为“综二代”,《这就是街舞》第二季不仅为自己正名,也一举打破了“综N代不如”的行业怪圈。

  《这就是街舞》第二季的赛制进行了全方位的加减法——无关街舞的,减!海选取消了待定,只有晋级或淘汰。易烊千玺变得更果断,罗志祥一上来就采用分舞种考核的战术,韩庚则吸取上一季的教训,加强了对编舞师的遴选。

  相比三位老队长,初来乍到的吴建豪撕去“美作”的标签,放话“他们都是会跳舞的明星,我就是一个舞者。”他在美国长大,从小受到街舞文化的渲染,自F4单飞后,几乎所有的MV他都亲自编排舞蹈,常会邀请大咖搭档。

  从“队长大秀”到“广场battle”,他用硬核的舞者实力征服队员。作为队长,他目光坚定、无所畏惧。做决定的时候,“可以闭嘴吗”“我需要他需要问你嘛”的冷酷发问,气场破屏而出。

  在赛制上,节目加大了戏剧和挑战。发给4位队长共95条毛巾,另外5条必须通过“街头争霸”解锁。400进100的海选现场已然变成了强心脏者的战场。

  开局一把“屠龙刀”。街舞圈的南牙(阿牙)、北冯(冯正)、中石头组成“吹拉弹唱”组合,一出哑剧玩得溜,台下选手心服口服,弹幕上“百岁男团、原地出道”的呼声不断。

  2010年,Locking舞者阿牙和冰冰在JD(Juste Debout)上为中国摘得首个世界冠军,这项比赛被称为街舞界的奥运会。冯正去年获《热血街舞团》年度总冠军,是中国第一街舞团体——舞佳舞的“五虎上将”之一,齐名的有黄景行、杨文昊、林梦和高博,他们代表了中国街舞的一个时代与中国Popping的最高水平。

  高博也参赛了。作为中国街舞圈里第一个(可能也是唯一一个)开的人,他把时间、精力和手里的钱都给了KOD(Keep On Dancing)。他创办的KOD是亚洲最大的国际级街舞赛事,代表了中国最高水平并且是唯一与世界接轨的街舞比赛。这个“让中国街舞的发展快了整整十年”的“上古神兽”回到了赛场,成了吴建豪队伍里的军师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海选百强中有11人来自CASTER舞团。中国Hiphop舞团X crew也来了不少人,中国最强Bboy团队STO的几个舞者更是炸翻全场。

  “行走的Urban Dance教科书”Franklin余衍林,“世界腰王”中国女婿金小根,国内首个且最强Finger Tut团Mr.Finger创始人三儿李健,拿拿到手软的Waacking大神AC雷曦……热情、投入的舞姿和极强的个人魅力,让人直呼想学街舞。

  在网友汇总的已播出晋级名单里,许多选手都是“冠军”傍身,打脸此前“节目选手枯竭”的说法。

  不得不提的是,优秀的节目与专业的幕后工作人员密不可分。在battle战中出现的MC 廖搏,在选手准备期间,见缝插针地起哄裁判跳舞热场,控场能力满分。他介绍起各路选手精准而有趣,“阿K,台上battle King,台下公主命”,“小海,可能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最会跳舞的胖子”……

  廖搏口中“DJ Alone,drop the beat”的Alone就是幕后黑胶搓盘手李玉龙,作为国内最擅长“喂歌”的DJ,他成功地让那些经典的老歌重新被大众听到,也会在最合适的时间放出最合适的音乐。上一季《好汉歌》犹闻在耳,这一季有抖音神曲“爱的魔力转圈圈”《触电》。

  在易烊千玺和罗志祥战队第二轮battle中,李玉龙放出了《On My Own》。这种鼓点细碎多变、密集紧凑的歌被舞者认为是“炫技炸曲”,基本就是天上飘来五个字“我要炫技了”。战队双方也接到了DJ的梗,舞技比拼进入了白热化阶段。

  这两位国内街舞圈的MC和DJ,其实也是高水平的舞者。八年前,廖搏跳了一首《我怀念的》,跳哭了一大片人,2017年,即兴表演了一曲《苦行僧》,赢得阵阵掌声。而在去年的一场赛事上,李玉龙突然被MC廖搏叫到台上,style了一曲《千年等一回》,“大咖”杨文昊、韩宇、胡浩亮等上台捧场。

  可以说,这是一群像廖搏和李玉龙一样的专业人员,把镜头专注于街舞,打造出了有口皆碑的《这就是街舞》第二季。

上一篇:广州石墨烯美容致富商机 下一篇:没有了